炎降

Just
Only
I

一生那么长,能专一地做成一件事也是一种荣耀!
追名逐利?留给有野心的人去吧,我只想静静(笑
六厘蛰羊:

本来初衷是画小鲸鱼,突然想到了偷猎的主题,走个神画个单张好了~[线稿未完成] 

最近渐渐感受到我有多么喜欢画画这件事,它没有终点,不用与人争抢,因为它是自我超越的过程,这简直太有意思了,我永远不会对它感到厌倦